服装报讯(记者/于卓群  赵冉冉) 作为学生时代最后的象牙塔,大学生活似乎是一切美好词语的归属地,然而在繁花似锦的大学生活背后,后勤人员的辛劳付出又犹如一丛绿荫,造就了舒适整洁的环境。他们或许手持扫帚一遍遍扫过清晨的地面,或许汗流浃背地扛着沉重的大件物品走在路上,或许顶着毒虫的叮咬一丝不苟地修剪着枝叶——他们是被熟视无睹的校园背景色,却无不在这平凡的岗位上熠熠生辉。
    用“行动派”来形容物业管理科的科长钟春霞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除了日常的后勤人员调配等工作,只要不是过于恶劣的天气,她都会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在学校里每个地方来回巡视,检查校园设施以及卫生状况,尽管刚上任不到一年,但钟科长用她的以身作则和责任感赢得了物业管理科所有工人们的信任。“物业管理科分为保洁、绿化、勤杂、清运、花圃五个班。后勤人员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她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介绍物业管理科所负责的工作,“他们分别负责的是宿舍楼栋及外围的清扫、所有生活垃圾的清运、绿化面积维护、花圃植物的料理培种、搬运大件物品等。”“后勤是幕后的工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为了保证校园环境的良好,哪怕辛苦一点也没关系。”钟科长说。


奉献是那抹绿
 
    校园绿化,关乎一个学校的形象与品位,行走在凉爽的绿荫里时,可能很少会有人注意到穿梭在花坛、绿化带和花草树木间的绿化工人们。江服占地800亩,其中包括三十万平米的绿化面积。浇水、整枝、除虫、喷杀、拔草、清理垃圾......正是有了这些看似枯燥的工作,才有了江服校园里的枝繁叶茂和生机勃勃。
    五月份的江服已到了炎热的季节,走到缀荷池罗马柱后的绿化带,尽管这里罕有人至,但绿化工人们依然一丝不苟地用铲子将树丛中长出的杂草和杂树一棵棵铲掉,烈日当空,但他们工作的热情丝毫不减。绿化工作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做这些工作感受怎么样?挺好的啊。”绿化班班长姜迪文笑呵呵地说。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十一年,对江服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对于绿化班的管理,姜迪文将“负责任”这个要求放在首要位置:“做过一遍的工作不能给它重做第二遍的机会。就拿喷药杀虫来说,如果在杀虫的过程中这里喷了,那里漏了,到时候新枝叶长出来就会很难看。所以在工作的过程中一定要做到位,不能有一点敷衍。”
    每个月,绿化班的一共六位工人都会将全校的所有绿化面积从头到尾维护一遍,一年中,无论日晒雨淋,他们都要从早到晚在室外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他们没有寒暑假,“如果我们都放假回家了,学校的杂草都没人除了。”而从五月份开始一直到十月份,这半年的时间是他们一年中工作强度最大的半年,夏季草木茂盛、毒虫出没,工作难度大大增加,在烈日的炙烤下,将一草一木修剪得欣欣向荣,不仅要有技术,更需要的还是毅力,但他们却未有过抱怨,“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姜班长说。
    他还清楚地记得去年10月5号早上八点的时候,在操纵打草机时,草丛里的铁片被机器崩到了右眼上。“眼睛做了手术,休息了三个月。”他说得很轻松,但直到现在,他的右眼看东西都是模糊的,尽管视力受到损伤,他却没埋怨过一句。这份工作远比姜迪文轻描淡写的描述更辛苦,“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点伤,锯树的时候锯子不小心砸落到膝盖上,或者被毒蛇、毒虫咬伤,但是只要不影响体力、没伤到眼睛,都不会请假去休息。”
    每一片草地的养护、每一棵树木的生长,都是用绿化工人们的汗水浇灌而成。即使这份工作让他们栉风沐雨、饱尝辛劳,但姜迪文却说:“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做这些事情不会感觉很累。能美化校园环境,我们感觉很荣幸。我想尽我所能做好工作,今后还要在花木修剪上多下功夫,让校园更美丽,也让同学们在这样的环境里享受大学生活。”他真诚地说。“在我们看来,这些学生真的比我们的孩子还要重要。能为老师同学们做点事情,这是我们的荣幸。”




他们一直“在路上”
 
    没有人愿意与垃圾、臭味长久为伍,但清运工人却日复一日地做着这项工作。将每栋宿舍楼、路段的垃圾桶中的垃圾一袋一袋地丢进清运车,然后运到向塘的垃圾中转站,他们永远“在路上”。铲扫、拖运、倾倒,清运工人们动作麻利、配合默契,通常四个人一车,两人在车下收集垃圾,两人在车上接抬垃圾。大到教学楼、宿舍楼,小到江服幼儿园后的角落,只要放置了垃圾桶的地方,清运车都会去往。
    清运班班长王建国告诉记者,学校每天都会产生大量垃圾,为了不造成垃圾堆积,他们每天都会运三到四车垃圾送到垃圾站,每车大概承载六千斤垃圾。最难熬的是夏天,南昌炎热多雨的夏季使他们“热捂一身汗,雨沾一脚泥”,垃圾越发散发恶臭,而垃圾袋一旦被雨水打湿则会变得湿滑、沉重,扔进清运车的时候会更加吃力。“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再苦也没事。”他简单地说。这一句话却包含了他们无数的汗水和辛劳。
    司机熊哲义在学校已经工作了十多年,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在开清运车。他告诉记者,清运班的清运工人们平均年龄都在六十岁上下,基本上每个人都有退休工资,但退休之后他们却不闲着,选择了做一名学校的清运工人,继续为社会做一份力所能及的贡献。“这种活基本上年轻人都不愿做,因为确实很脏很累,干一天活回到家里以后身上还有臭味,但是他们却很乐意做这份工作,觉得这样很充实。”
    垃圾桶旁边,总有蚊虫围绕,清运工人习以为常地搬起一个垃圾桶,递到车上接抬的清运工人手中,倾倒完毕后又快速递上另一个垃圾桶,有时除了垃圾桶,还会有庞大的垃圾袋,他们便四人合力,口中喊着“一、二、三”的口号,将沉重的垃圾袋抛进清运车,污水溅到衣服上也浑然不觉。随着垃圾的不断累积,车上的清运工人不断踩着脚下的垃圾往上站,穿着防护的雨鞋也被污水泡肿。这是他们日复一日的生活,也正是这些工作给江服学子带来了舒适的生活、学习环境。
    清运车绕校园一圈收完所有的垃圾,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辆车运完,下一辆车又马上跟上。“清运工作一定要及时。”一位清运工人说。每到周末、节假日以及返校离校的那几天,垃圾会更多,但还是要抢时间干完,如果当天清理不完,垃圾会越攒越多。“为学校服务、为学生服务,我们无怨无悔。”一句真诚而朴素的话足以诠释这些永远“在路上”的清运工人们的心声。


校园里的不锈“螺丝钉”
 


    用后勤处的处长蓝瑞星的话形容,他们是一个纪律严明的集体,也是一支敢啃硬骨头的队伍。这形容的便是学校勤杂班的勤杂工人们。“一年365天,有330天在校工作。平时在执行劳动纪律方面,有着高度的自觉性,从不迟到早退,如遇到工作需要加班,从不讲价钱、计报酬,无条件服从安排,无怨无悔、不折不扣的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相比业务分工明确的其他后勤部门,勤杂工人们的工作内容通常更为琐碎,谈到整个勤杂班的管理,勤杂班班长熊政生要求工人们具备很强的纪律性:“勤杂要做的事情比较杂,很多突发事情都会叫我们去,所以勤杂工人一定要保证效率,随叫随到。在这方面,我对大家的要求比较高。”
    除了日常的大件物品的搬运工作以外,他们还承担着疏通下水道的工作,通掏管道、清理粪便,一年要对化粪池进行两次彻底清理,有时遇到严重堵塞,他会强忍着难闻的怪味,带着其他工友毫不犹豫地直接下到化粪池去疏通,这项“臭不可闻”的工作往往被旁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提到工作,熊班长脸上始终挂着爽朗的笑容:“任何工作都要有人去做的,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得好好干下去,很累也很开心。”在勤杂班的其他工人身上,我们也同样看到了这种乐观的态度,在交谈过程中,爽朗的笑容始终没离开过他们的脸庞。
    勤杂班一共十三人,平时分为两组进行工作。熊政生告诉记者:“勤杂班是最复杂的。学校的重活累活都要干,哪里需要,我们就出现在哪里。”
    在搬运物品时,最常见的就是他们将重物抗到自己的肩膀上,一步步的搬运上楼,在上楼的时候,不仅要注意脚下,还要注意肩上的物品不能磕着碰着。当大家齐心协力一起搬运重物上楼时,在狭窄的楼梯间安全通过,也要颇费一番功夫。这么一趟下来,衣服塌透了,头发染灰了。熊班长说:“只要是我们负责的工作区域遇到了问题,我们都会马上赶过去。”勤杂工像校园里的不锈“螺丝钉”,他们更有着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钉子”精神。
    “哪里出现重活累活,他们就出现在哪里。当一台台成百上千斤的设备摆在面前时,他们毫不畏惧,硬是靠着人拉肩扛,把设备摆放到位,保障教学之急需。当下水管道堵塞,夏天他们冒着酷暑,钻入恶臭熏天的管道里,徒手清理污秽的各种杂物;冬天,光着膀子,站在没过大腿深、满是粪便的的窨井里,用手将塑料袋等污物掏出。”如蓝瑞星处长所说,这是一个值得赞颂的集体,他们用劳动诠释了兢兢业业,为学校的发展添砖加瓦。


 
她们是“校园美容师”
 

    清晨时分,宿舍楼外刷刷的扫地声为还未完全苏醒的校园添了一抹暖色,“校园美容师”保洁工人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们用一把扫帚、一块抹布,为江服梳妆打扮着。
    采访到保洁班班长万锦华,颇费了一番周折,得知记者要采访她时,万锦华拘谨地连连摆手:“你们不要报道我,我没做什么事情,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但在一起工作的同事的眼中,她是一位“工作特别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很为他人着想”的好班长。保洁班所负责的是室内以及公共区域环境卫生保洁工作,为了保证整个学校始终处于干净整洁的状态,保洁人员需要不断及时进行清扫,往往少有休息时间,一周也仅有周六周日两个下午的休息时间,并且要随时做好加班的准备。今年66岁的万锦华做保洁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却始终保持着五年如一日的工作热情,“她负责的卫生区域,都特别干净。”一位楼栋宿管笑着说。
    在保洁工作上,勤勤恳恳的不仅是有着多年经验的万锦华,当看到刚来一个月的保洁工人万金莲时,她正在一丝不苟地擦洗着行政楼的一个垃圾桶,这并非她的辖管区域。万金莲告诉记者,自己负责的是行政楼区域的保洁工作,要维护行政楼的大厅、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室、卫生间等区域的整洁,尤其是像卫生间这种需要随时保持干净的区域,更要时时打扫以保证清洁。平日生活中,万金莲就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更是个“闲不住”的人,墙角的死角、楼梯扶手的铁圈、垃圾桶外壳......只要看到哪里变脏了,她都会马上主动去打扫,不管这是不是保洁工作要求之中的,她总会揽过来,直到她负责的工作区域没有污垢为止,她觉得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事情”。“虽然保洁工作是比较脏,但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让老师们上班的时候能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能感觉干净、舒服,我就觉得很高兴了。”工作没有高低贵贱,重要的是这些看不见的工作带来了看得见的价值。
    每天七点半准时上班,然后就是一刻也不闲着地对自己管辖的卫生区域——行政楼三楼及报告厅进行清洁打扫,这样的生活保洁工人刘金香已经坚持了十三年。“就是很喜欢这份工作,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她笑着说:“这是一份平凡而神圣的工作。作为一名保洁员,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很重,我不允许自己的卫生区域出现一点的脏乱情况。”她用高度的责任感来对待保洁工作,在行政楼,总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她对待工作耐心细致、不怕吃苦的态度也为她博得了许多好评。
    无论春夏秋冬,他们始终坚守岗位,“用一人脏换万人洁”这句话应该是对保洁工人们最好的写照,没有豪言壮语,只有默默奉献,没有伟大壮举,只有兢兢业业,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用微薄之力守护着江服的干净整洁。